昆曲《畫堂春》代言人吳汝?。簢怃N魂一生一代人
來源: | 作者:品味美好時光公眾號 | 劉海蘭 | 發布時間: 2019-01-29 | 890 次瀏覽 | 分享到:
“人生若只如初見” 這句話
近幾年 在現代文人和高知圈里非常流行,
但知道這句話出自于清代著名詞人納蘭容若的人恐怕不多。


“人生若只如初見” 這句話

近幾年 在現代文人和高知圈里非常流行,

但知道這句話出自于清代著名詞人納蘭容若的人恐怕不多。




父親是清初權相、母親是一品誥命夫人,表哥是康熙皇帝,納蘭容若就像一個含著金鑰匙出生的神童,18歲就考中了舉人,并因主持編撰了一部1860卷的儒學匯編轟動朝野而得到了康熙的賞識和恩寵,將他留在身邊做了三等侍衛,不久又被提升為二等侍衛。

雖然表面上看這是好事,但其實卻是康熙為鉗制納蘭容若位高權重的父親而進行的政治布局,果然,這之后,納蘭容若的仕途就停止了。父親的政敵們也時常將明槍暗箭射到容若身上,官場中的爾虞我詐弄得容若心力交瘁。

就在這時,小表妹惠兒就像一縷清風飄到了容若的身邊,也走進了容若的心里。兩位均兼具曠世才情和曠世美顏的少年少女,恰似金風玉露一相逢,勝卻人間無數。但不久,惠兒卻被選為康熙之妃進入了皇宮,傷情之下,納蘭容若寫了這首著名的《畫堂春》:



2019年1月20日,昆曲《畫堂春》在梅蘭芳大劇院首演。跟隨北方昆曲劇院的演員們回到納蘭容若那真摯細膩的情感世界,不少觀眾都落淚了,為容若和惠兒未盡的情緣所唏噓,為容若和妻子盧氏一生一代一雙人純粹忠貞的愛情所感動,也因國粹之美而深深陶醉。

“一提到國粹,很多人馬上想到的是京劇,其實,昆曲和京劇本就不分家。不同的是,京劇的首席伴奏樂器是京胡,昆曲的首席伴奏樂器是笛子。京劇是板腔體,昆曲是曲牌體。京劇主要唱腔 ,昆曲主要唱詞?!?br />
——昆曲《畫堂春》藝術指導、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吳汝俊





中國新京劇的開山人、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吳汝俊先生多年來一直致力于在海內外積極推廣中國國粹,而此次,受邀成為昆曲形象代言人,他走上舞臺與容若的扮演者張貝勒、盧氏的扮演者馬靖等幾位《畫堂春》的主演一起謝幕,并激情澎湃地與觀眾們分享了他對于國粹美學的認知,分享了他與昆曲的情緣。

原來,吳汝俊先生從他的原創新京劇《貴妃東渡》開始,就已經有融合昆曲的藝術特色,而去年那部紅遍大江南北的《愛心觀音》主題曲就更是帶有明顯的昆曲曲風。無論是傳統京劇的深厚藝術積淀,還是新京劇的創新,無論是國內專業領域內的良好聲望,還是海外卓越的影響力,吳汝俊老師都是中國戲曲界的標桿人物,最近他又與奧斯卡終身評委盧燕女士、前衛藝術家陸蓉之女士等人一起登上了央視《世界聽我說》的舞臺,以全球杰出華人代表發表了自己對于傳承和傳播中國傳統文化的獨到見解。

吳汝俊先生說:“創新,一定是要在繼承的基礎上,才有更大的發展。青年演員,必須要把基本功練好,就是手眼聲步法的技術要先過關,然后才能談得到發展;要潛心研究每一段唱詞,體會人物,才能做到起承轉合收放自如,表演才會真正具有藝術美,具有神韻?!?br />


昆曲《畫堂春》代言人吳汝?。簢怃N魂一生一代人
“千百年后,鑒真傳人再次東渡。他藝驚朝野,弦動扶桑。昔時江南學子,今日東瀛名家,漫空杜鵑花,不因隔海怨天涯,二十年文化苦旅,民間使者,情和四方?!边@是“中華之光——傳播中華文化年度人物評選”組委會給獲獎人吳汝俊先生的頒獎詞,亦是吳汝俊先生多年來游走于海內外,為傳播中國傳統文化所付出的一片赤誠之心的真實寫照。


雖已逾知非之年,但在他身上卻永遠閃耀著一種奪目的光。這道光深深吸引了《畫堂春》的主創團隊。北京京昆國際文化傳播公司的趙羽團長先生說,我們仰慕吳汝俊先生在改良新京劇方面的專業藝術造詣,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輕人愛看昆曲,我們想把昆曲《畫堂春》打造成一個具有特色的文化藝術品牌。




雖已逾知非之年,但在他身上卻永遠閃耀著一種奪目的光。這道光深深吸引了《畫堂春》的主創團隊。北京京昆國際文化傳播公司的趙羽團長先生說,我們仰慕吳汝俊先生在改良新京劇方面的專業藝術造詣,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輕人愛看昆曲,我們想把昆曲《畫堂春》打造成一個具有特色的文化藝術品牌。


北京京昆國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趙羽 團長(著名京胡演奏家)


北京京昆國際文化傳播趙羽團長、昆曲《畫堂春》藝術指導吳汝俊、 制作人胡明明、編劇張蕾

吳汝俊先生介紹說:“ 昆曲《畫堂春》的藝術創作取材于清代著名詞人納蘭容若的真人真事,而納蘭府就在咱們北京什剎海,也就是現在的宋慶齡故居。所以,這段故事真是一段可以摸得到的歷史?!?br />

中國宋慶齡基金會研究中心、宋慶齡故居管理中心 艾多 主任

中國宋慶齡基金會研究中心、宋慶齡故居管理中心主任艾多女士說:“現在的宋慶齡故居在清康熙時期是著名的納蘭府邸遺址。他的許多膾炙人口的詩詞名篇就是在這里寫成的。至今,納蘭府還存有‘南樓’、‘淥水亭’等納蘭容若時期的許多歷史遺跡。本著弘揚中華古典詩詞、中華戲曲精粹的宗旨,我們將借力昆曲《畫堂春》共同打造京城 ‘納蘭文化’品牌,打造北京歷史人文名片,講好北京故事,講好中國故事?!?br />

吳汝俊先生和中國宋慶齡基金會研究中心、宋慶齡故居管理中心 艾多 主任 親切交流


原北京藝術創作中心主任、《新劇本》雜志主編 徐恒進 先生

原北京藝術創作中心主任、《新劇本》雜志主編徐恒進先生說:“清代在北京先后出現的納蘭容若和曹雪芹是代表北京文化的兩座光彩奪目熠熠生輝的豐碑,是中華古典詩詞與古典文學的雙子星座。去納蘭生活過的納蘭府走一趟,在納蘭當年把酒酬唱的南樓,觸摸納蘭手植的明開夜合樹,在淥水亭邊小憩,那是種怎樣的感覺?令人產生無限遐想,很奇特、很美妙?!?br />
編劇張蕾是一位善于用詩詞寫故事的才女型劇作家,她說:“這部戲極具文化市場和旅游市場前景,可以做成京城納蘭文化系列?!?br />

高級編劇、中國戲曲學院特聘教授張永和先生

高級編劇、中國戲曲學院特聘教授張永和先生說:“用古典詩詞寫歷史故事,用世界非遺的昆曲藝術,演繹詞人納蘭性德與妻子一生一代一雙人、一對神仙眷侶的愛情故事毫無疑問是最合適的。昆曲《畫堂春》大氣、純正、時尚,具備了文化、藝術、市場的開發運作基礎,可以走向世界?!?br />
早在昆曲《畫堂春》在創作會上,吳汝俊先生就親身演繹《詩經》中的“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將流行音樂元素融入京劇,具有強烈的震撼力,體現鮮明的時代性,讓主創人員頗受啟發。

吳汝俊先生的文章,品味美好時光公眾號已經報道過多次,一提到吳汝俊先生,他對京劇藝術和對祖國深厚的愛,就伴隨著他那悠揚動人的京胡獨奏《祖國戀》和經典原創新京劇《愛心觀音》漾上了心間,讓我們禁不住又把之前的報道文章翻出來,再發一遍,以饗讀者:



吳汝俊先生 生于1963年,至今年齡大家可以算一下,然而,看看這些美輪美奐的京劇旦角扮相,聽一聽他那清脆甜美的唱腔,再來欣賞一段他氣動山河的京胡演奏,就算從未相識的人,也很容易瞬間路人轉粉,秒贊驚為天人。






吳汝俊4歲開始學習京??;21歲以第一名的成績從中國戲曲學院畢業并以第一名的成績進入中國京劇院,旋即創立京胡輕音樂演奏法,京胡交響曲合奏,憑一把京胡令人艷驚四座,首開傳統京劇適應新時代成功轉變的先河;他漂洋過海,原創金碟100多首曲目,讓新京劇輕音樂真正成為國際時尚樂壇的經典;他傳播中國文化,講學對比世界藝術,從文化層面讓中國京劇藝術走出國門并真正深入人心。

因偶然唱出旦角甜脆的假聲,他潛心鉆研成為國寶級男旦,他刻畫的楊貴妃、貂蟬、王昭君、西施等中國古典美女令人遐思神迷;他自編自導自演的新京劇《貴妃東渡》在日本各地公演,二十七場場場爆滿;他用新京劇演繹的《則天大帝》從14歲武媚娘演到83歲女神皇,跨越花旦、青衣、小生、老生、老旦,前無古人后無來者。更難能可貴的是,面對傳統藝術形式廣受流行文化沖擊的現世冷遇,他始終以一顆炙熱的心,不懈努力,做各種嘗試和探索,將傳統與現代、藝術與愛情,戲劇與生活,水乳交融成了自己獨特的人生哲學,不斷創作出感人至深的作品,讓世人沐浴在愛與溫暖的陽光中,一次次踐行著一個時代藝術家所肩負的責任與情懷。

得天獨厚 博采眾長 的 少年時代

吳汝俊的名字是爺爺給起的,“汝” 當 “你” 講,“俊” 的意思是 “俊美”。爺爺希望:吳汝俊長大了以后人也要長得俊美,做人做事也要給人帶來幸福和快樂。

吳汝俊的父親是著名的作曲家、京胡演奏家吳樂常,母親是著名的京劇老生演員吳鳳樓,二人都曾有過紅極一時的經典代表作,如《老電工》《淮南王劉安》等,1963年8月,吳汝俊出生于金陵古都南京,旋即跟隨在京劇院工作的父母到了安徽。吳汝俊的童年,就是在這樣一個文化藝術氣氛極其濃郁的環境中度過的。3、4歲剛剛開始蹣跚學步的年紀,他就已經知道學著大人的樣子,自己手搖留聲機,每每京劇大師們優美深邃的聲音那個神秘的盒子里流淌出來,他就也開始咿咿呀呀地學唱起來。

兒時的吳汝俊,最歡快的記憶莫過于參加少林寺訓練班的那些快樂時光,那是上海精武館霍元甲的再傳弟子到安徽辦的體校,猴拳、螳螂拳、長拳等武藝不僅令“少林精神”在少年吳汝俊的心里扎下了根,也為他將來從事京劇藝術演繹、事業之樹長青打下了堅實穩固的身體素質基礎。

然而,4歲時一次意外腳腕扭傷,令吳汝俊不得不放棄少林寺的學習,但也恰是這個契機,讓他得以適時開啟了跟隨父母正式開始學習京劇的寶貴人生歷程。

9歲時的一天,父親的朋友來家中做客,他看吳汝俊學戲有模有樣,就不禁說道:“老吳啊,你看小弟(吳汝俊兒時的小名兒)學戲學得真不錯啊,這孩子是個好苗子,你怎么不把你那一手好胡琴兒也教給他呢?”就這樣,吳汝俊就又開始跟隨父親學京胡了。

吳汝俊說:“京胡,作為器樂的一種,對于一個孩子來講,實在是太難了,嘰呱嘰呱,像拉鋼絲繩兒一樣。它跟鋼琴還不一樣,鋼琴最起碼你按下一個鍵就出來一個音,音準不會差太多,但京胡就不同了,你的手法不一樣,按弦的輕重不一樣,音準也完全不一樣。那時候,每天都要練兩個三十分鐘,我還記得那個最開始的階段,每次練琴都看著表,看還有5秒,心里就特別高興,想著馬上就可以不拉了,就可以出去了。這樣的練習恪守了兩、三年的時間?!?br />
“父母對我們不管上學還是練琴、學戲,都是很嚴格的,但他們的嚴格不是厲害,而是啟發性的,記得那時父母就會讓我聽很多戲,安徽有很多戲,如:黃梅戲、安徽梆子、柳琴戲等等,耳濡目染、博取眾長。那時候,我雖然還小,但父母親已然在用非常嚴謹的藝術家對待藝術的態度在教授給我,所以,我學到的不僅僅是扎實的基礎知識,還有寶貴的專業素養。我至今還清楚地記得,父母親曾告訴我,無論是京劇表演還是京胡演奏,刻畫人物要先進入情景,音樂要掌握音樂性,就像在給觀眾講故事一樣。這讓我一生都受益無窮?!?br />


出類拔萃 一鳴驚人 的 青年時代



在安徽京劇院工作了兩、三年后,吳汝俊趕上了文革后恢復第一屆高考,進入剛剛改為六年大學院制的中國戲曲學院。懷揣對藝術的執著與熱愛,加上兒時良好的專業根基,及父母親授的嚴謹治學的態度,在中國戲曲學院的6年間,吳汝俊以包括專業課、副科、文化課、體育課在內所有科目全優的成績拿到了畢業證。這在中國戲曲學院建校至今的歷史上,創造了一個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奇跡。

但這樣好成績背后的艱辛卻也只有吳汝俊自己知道,平時幾乎每天都苦練7、8個小時基本功不說,四年級時一次十二指腸大出血的奪命大病讓他九死一生,但即使在病床上他仍然咬著牙還堅持學習不想掉隊,最終還是13門課全優的成績分配到了中國京劇院,也就是現在的國家京劇院。才21歲的吳汝俊就開始與當時風靡一時的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李維康、李光、劉長瑜、王晶華老師等一起合作。

吳汝俊說:“如果沒有在中國戲曲學院的學習經歷,也就不會有后來的我那么廣闊的眼界?!倍鴮τ谝粋€成長中的少年來說,17歲在中國戲曲學院元旦演出的那次經歷,更是讓他永生難忘。

那時的吳汝俊,變聲期后假聲變得特別漂亮。堅持不懈的認真練習,也讓他逐漸掌握了門道兒,有同學發不好聲,他就會一邊給人家示范一邊跟人家分享說:“你就這樣,就像聲音中有水,像身處鐘乳石洞中一樣發音?!痹趯W院元旦聯歡會上,他作為男旦演出《春秋配》聲語一出艷驚四座。當時的副院長張君秋,也是中國京劇張派的創始人,親自上臺跟他握手祝賀他演出成功。張君秋先生跟其他在場的老師說:“這個男生演的旦角太難得了!聲音甜、脆、亮、柔,而且他表現得很沉穩、很松弛,很有特點!這要是在30年前,他就是小梅蘭芳了!”張君秋先生一席話,對吳汝俊這位年輕藝術家的成長起到了推波助瀾的關鍵性作用。

情暖四海 藝驚寰宇 的 精英時代

吳汝俊的父親曾對他說:藝術是可以超越語言、無國境的溝通方式。誰也沒想到,長大之后的吳汝俊,真的成了中國新京劇代表藝術家跨國界溝通的文化使者。

但凡做大事者,必定要經歷一番艱險。吳汝俊的藝術生涯也不例外。

剛畢業時,吳汝俊遭遇了一場中國歷史上改革開放帶來的外來流行文化對中國傳統藝術形式的巨大市場沖擊。吳汝俊回憶說,最慘淡的時候,臺上表演的人比臺下的觀眾多。對一位年輕藝術家來說,沒有什么比自己的表演作品沒人愿意看更痛苦的了。那時的吳汝俊也曾不解:難道自己經歷過那么痛苦的、每天7、8個小時、幾年如一日的學院學習,走上工作崗位后就這么不受歡迎嗎?

不少同行知難而退,紛紛轉行;但吳汝俊沒有動搖。

那時他想得最多的是:“觀眾到底要什么想看什么?什么樣的藝術形式才是對他們生活有益的精神養分補充……” 在流行文化的大浪拍打之下,他逐漸理清了思路:這是一個歷史轉折期,中國傳統戲曲、中國傳統民樂必須在傳承的基礎上要有發展、有創新、有改革!胸膛里那顆滾燙的藝術之心還在不停地跳動,血管里那奔騰著的年輕人特有的血氣讓他決心:不怨天尤人,以熱暖冷,從自身做起!

流行音樂的備受推崇讓吳汝俊想到了流行與古典的結合,他開創性地將京胡與國外電聲器樂結合,不斷嘗試探索,將廣受年輕人歡迎的倫巴、迪斯科、探戈等曲調加入京胡中,將傳統曲牌重新編排,甚至把小夜曲也放進去。這種探索與創作的成功反應到市場上就是幾乎在一夜之間,大街小巷的歌舞廳里、大中小型的各種演出中都開始有了吳汝俊創新的京胡輕音樂。從84年開始研究創作,85年作品出籠,接下來陸續有5年間,吳汝俊和他創新的京胡輕音樂廣泛得到了很多專家、媒體的支持,拯救和復興中國傳統藝術成為很多有識之士的共同呼聲,吳汝俊在國內年輕藝術家中也因此撥得頭籌。

京胡輕音樂《虞姬淚》成為吳汝俊經典代表作,1989年,他受邀到了海外,又陸續做了100多張金碟。到海外講學之初,吳汝俊遇到的最大挑戰是:他發現很多外國人給中國京劇的掌聲都只是禮節性的,中國的藝術文化太深了,不是外國人一時半會就能夠真正理解的。那時的他,心里經常想:要是那些掌聲能夠真的是發自內心的該有多好??!于是,他又對自己說:要從自身做起,要讓外國人更多地了解中國文化,從而喜歡上中國藝術,喜歡上中國人!

于是,他開始一邊搞創作,一邊進行學術交流與講座,他的課題重點是《中國戲曲與世界文藝的對比》。吳汝俊說:“歌劇、音樂劇、話劇、日本歌舞伎,中國的戲曲有生旦凈末丑,各種器樂,弦樂、彈撥樂、打擊樂,我研究京劇與世界各種藝術形式之間的關系,也將我的研究成果講給外國人聽?!惫Ψ虿回撚行娜?,很快,他的講學就有了成效。他的新京胡輕音樂主題都是人類共同的理想:大愛與和平,又采用了流行音樂的節奏型,配器樂也很酷,越來越成為外國人喜愛的特色音樂,他的創作的金蝶《夢鄉》、《幸福鳥》、《祈禱》、《春風》等都上了日本當時流行音樂的排行榜,還是數一數二的位置,并且風靡了兩、三個月的時間,這對于一位獨闖海外的藝術家來說還是很厲害的。



獨領風騷 銳意創行 新京劇

縱觀古今中外,但凡真正在一個專業領域有所成就的人,一定是勇于銳意進取,又有能力睿智創新的人。生不逢時,80年代外來流行音樂對中國傳統音樂和戲曲藝術的沖擊,沒能令吳汝俊退縮,反而激發了他向冷遇挑戰的勇氣,他自創新京胡輕音樂后,又一氣呵成,在藝術界率先掀起了原創新京劇的熱潮。

梅派、張派、王派、程派……吳汝俊廣泛學習與吸取京劇各大流派所長,又將傳統京劇中巧妙加入了昆曲、西洋樂等多種藝術元素,形成了獨特的 “ 吳氏青衣 ” 唱法,他在扎實的傳統唱腔與敘事方法基礎上,借鑒國際流行文化元素,并輔以令人目眩神迷的現代化聲光電畫舞臺效果,創新推出別具風韻、老少咸宜的 “ 新京劇 ”,并憑借《貴妃東渡》《武則天》《四美圖》《天鵝湖》《則天大帝》《七夕情緣》《新紅云港》《宋氏三姐妹》《孟母三遷》《孔圣母》《愛心觀音》等十多部大型原創劇目,在中國乃至世界藝術舞臺上獨領風騷。



國務院僑務辦公室主任 襲援平

為吳汝俊頒發 “中華之光” 獎項

“中華之光——傳播中華文化年度人物評選”組委會給獲獎人吳汝俊先生的頒獎詞說道:“ 千百年后,鑒真傳人再次東渡。他藝驚朝野,弦動扶桑。昔時江南學子,今日東瀛名家,漫空杜鵑花,不因隔海怨天涯,二十年文化苦旅,民間使者,情和四方?!?推介詞說:“ 從京胡到男旦,從東瀛到世界,琴音浩蕩,水袖清揚,弘揚文化,廣交友朋,這是一個真正屬于世界的藝術家,弓胡京劇傳天下,大愛牽情濟世心?!?前文化部部長、中宣部副部長劉忠德親自提筆,贈予對推動中國京劇文化藝術新發展有突出貢獻的吳汝俊,書匾中寫道:

人間佳麗

天上琴歌

梨園奇才

吳氏青衣


時至今日,我們在網絡上搜索 “ 新京劇 ”,很多新聞鏈接仍舊都跟吳汝俊這個名字有關??梢?,吳汝俊在中國新京劇發展歷史中不可或缺的領袖地位與重要作用。


吳汝俊和著名舞蹈家、新京劇舞蹈編導 孟昭洋(左)



吳汝俊先生 和 夫人陶山昭子(新京劇出品人)


吳汝俊先生和母親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吳鳳樓

妹妹著名京胡演奏家吳小妹 妹夫何兵

而作為 “ 亞洲第一男旦 ”,談到這么多年來自己塑造的京劇人物,吳汝俊說他自己最喜歡的還是武則天。從14歲的武媚娘演到83歲的女神皇,從宮女演到招人、貴人、皇后、女皇,對人物的深度理解,細膩的情感表達,跨越花旦、青衣、小生、老生、老旦等不同旦行卓越的駕馭能力,看過吳汝俊《則天大帝》的人都會對他的演繹心悅誠服。



吳汝俊演繹的《則天大帝》


吳汝俊演繹的《七夕情緣》



吳汝俊演繹的《宋氏三姐妹》



由前文化部長劉忠德編劇、吳汝俊演繹的《天鵝湖》


由藍玲、張穎服裝造型設計、吳汝俊演繹的《武則天》


吳汝俊演繹的《孟母三遷》


吳汝俊演繹的《孔圣母》




由藍玲、張穎服裝造型設計、吳汝俊演繹的《四美圖》


《愛心觀音》 真善美 的 視聽天籟

由南京市京劇團與吳汝俊工作室聯袂合作打造的大型原創神話新京劇《愛心觀音》將于2017年1月22日在南京文化藝術中心開演,2月18、19日兩天在北京長安大劇院上演。

美輪美奐的傳統中國水墨花鳥、工筆書法,與精美逼真的中西洋油畫、雕塑等元素在背景中被巧妙地添加進來,令人目不暇接的新型舞臺光電、新式景觀道具,堪稱完美的燈光音響效果的鋪陳烘托,使得新京劇《愛心觀音》不光是念唱作打功夫的欣賞,也是一場聲光舞美的盛宴;感人至深的劇情,則令《愛心觀音》成為給現代都市生活中浮躁心靈的一次難得的洗滌;而吳汝俊老師在劇中雅致端莊的扮相、婉轉清麗,又富于豐富層次、變化的唱腔,對人物精準的情感刻畫,都讓《愛心觀音》充滿看點。

吳汝俊說:“傳統京劇以曲牌和皮黃之交替表達內容,在新京劇《愛心觀音》中,我們加入了主題音樂和人物音樂的理念,根據人物的性格和故事情節,首先創作出符合人物的主題音樂,以音樂表達故事。再把代表每個角色的音樂旋律貫穿于唱腔之中,唱腔中融合西皮、二黃、反西皮、反二黃的曲牌編配,但都不脫離主題音樂的旋律范疇?!?br />
如果說《則天大帝》是吳汝俊藝術生涯中的一朵精致的藝術之花,那么,由星云大師作詞、南京市京劇團與吳汝俊工作室聯袂打造的大型原創神話新京劇《愛心觀音》就是吳汝俊個人藝術生涯與中國新京劇歷史上的一個全新的制高點。一顰一笑、唱念做打,作為男旦,這需要吳汝俊本身具有多么豐富的閱歷和藝術積淀,花費多少年的學習和積累,需要天賦與領悟力在藝術之酒中有著怎樣的歷煉發酵,才升華出這樣的本事和才能來駕馭啊,只能說這是我們這一代能親臨賞鑒這場賀歲大戲的觀眾們的幸運了。







由 李銳丁 服裝造型設計,吳汝俊演繹的《愛心觀音》

本文系原創,歡迎轉載但請帶作者及微信號,感恩厚愛

主編 | 作家 | 編劇 | 文藝評論家: 劉海蘭 Liu Hai Lan

納蘭情真,演繹出讓人心醉的一生一代一雙人;

國粹銷魂,吳汝俊先生結緣昆曲《畫堂春》;

喜歡納蘭容若的你,讀了吳汝俊先生的故事有何感想?

有沒有想去現場看看《畫堂春》的沖動?

對于國粹的傳播,您有何高見?

歡迎多多轉發支持、多多留言互動

合作聯絡微信:13910164978
 

關注《LUXURIES中文網》

           微信公眾號

分享至

卖油墨好赚钱吗 除息日 富人的28个理财习惯 阿里巴巴股票行情 月均值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直播 安徽11选5查询 股票推荐·天牛宝名气 四肖 免费正版 快乐双彩好运开奖结果 大乐透预测推荐